第253章

    之后的菌类大杂炖,更是吃得过瘾。
    当然,他们可不只是有君子,土豆泥软糯入口即化,加入云南酸腌菜,酸辣开胃,豌豆焖饭香喷喷热腾腾,超级下饭的红三剁,
    在这里,腊猪脚腊排骨当锅底,加入清水煮熟了,直接烫菜,蘸料香酸辣,菜裹上蘸料汁,那叫一个过瘾。
    这里的人还会用薄荷入菜,吃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吃了五天,没一个重复的菜,就是有一道菜上来的时候叫巴根有些忐忑,这人不爱吃听蛙,有点怕这玩意活着的时候,因此随着闽地的称呼叫田鸡。
    但是人家不知道啊,上了一个青蛙背石板,把巴根纠结的,看到是蚕豆和糯米粉等材料做的,才松了一口气。“这里的人很喜欢蚕豆啊。”
    春季,不吃蚕豆吃什么。
    云省教会你,还可以吃花。
    在这里,四人还瞧了大象,有个家族擅长驯养大象,在大象背后弄个华丽的座椅,四人都试了试,真的比牛背马背平坦,毕竟面积大,跟坐轿子一样。
    几人吃喝玩乐,改道去隔壁的西广,听闻那边有一种闻着臭的美味。
    路途中走错了路,误入了其他国度的边界,山林交错,也没有什么指示的标志,就不小心过界了,但这边没有什么守军,他们瞧见黑瘦小,五官也区别于应朝人的村民时,就察觉到了不对。
    但幸运的是,几人遇到了一个老人,是从云城来的,年少时流浪被收养,后来就定居了。
    倒是和外面的人交易过几次,应朝话一直都会说。
    老人和沈常念聊得来,听闻几人为了吃出行,请他们吃了本地的河粉。
    粉的汤头由新鲜牛腩、牛骨混合着多种辛香料慢火熬煮而成,浓缩牛肉精华的汤头加上顺滑的米粉与鲜嫩生牛肉,
    在拥有丰富味道的番芫茜、金不换等佐料加持下,来自自然的清香在嘴里逐渐弥漫开来,最后挤些柠檬汁,更添清爽,
    味道不错,双方初步有了点好感,沈常念没忍住也展露了一下手艺,把牛肉做出花来了。
    老者甚至吃到了跷脚牛肉和薄荷牛肉,似乎熟悉,又陌生的菜色,带来了家乡的味道,让老人家亲自带着几人在周遭吃吃喝喝。
    甘蔗虾,算是沈常念在这里主动学的第一道菜色,把去壳的鲜虾肉剁碎打成虾胶,裹在削去外皮切成条状的甘蔗上,再包上面粉、蛋汁等配料下锅油炸,
    外皮金黄酥脆,虾肉由于吸收了甘蔗的清甜,既香,又鲜、嫩、甜,吃的时候,蘸着一碟辣椒梅子酱,简直绝配。
    沈常念是梅子酱也买,各种作料香辛料种子也买。
    有钱还有熟人,算是过得快乐,都不着急回去了。
    可这日老人带他们去领略乐子,不过是几人绝对无法接受的乐子。
    便是一种吸食飘飘然的东西,哪怕老者表示一两回没事,四人也没碰。
    原本还算不错的氛围,因为这件事直接崩盘了。
    四人次日就提出了告辞。
    老者虽然有点遗憾,但还是亲自给四人指路。
    他确实是想挣点钱,他们这个村子都做这个的,很多人自己也吸食,并不觉得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事,还有人用这个壳下到菜里呢,他都没带他们去那种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