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沈常念也去买了一头猪,换点腊肠腊肉,这个村子算富裕,因此在吃食上也很舍得,被沈常念瞧上了本地的干豆豉,和萝卜干。
    要不是泡菜更不好携带,他都想抱几家的母水回北境了。
    是真好吃啊,也难怪出了名。
    那酸豆角炒肉,配粥配饭当臊子,简直是百搭。
    里面泡着的辣椒包菜萝卜条,拿出来就直接能吃,也能炒菜,和嫩牛肉以及一点芫荽混爆炒,舌头都恨不能一起咽下去。
    离开时,那秀才娘子眼泪汪汪的,非常不舍巴根,听了一句干妈,心里酸涩的啊。
    巴根说来年还来这里看她,她依依不舍送别了这个看着就憨厚没心眼的大个。
    沈常念他们车上多了干豆豉、萝卜干、各种腊肉腊肠,切开热热就能吃。
    下一个村子,也是运气好,遇到摔伤了的牛,吃上了本地一个非常会做饭的婶子做的牛肉。
    牛骨熬制的汤底浓香清澈,牛肉鲜嫩爽口,圆白菜鲜甜,沾上辣椒面,简直太美味,难怪叫好吃到翘脚的牛肉。
    果真,一个川渝,他们三个月都还没走出去。
    也不是脚程上欠缺,毕竟带宝马出行呢。
    就是好吃的太多了,甚至连泡菜这东西,都能一家一个味儿。
    眼看着又是秋收了,如果现在不启程,怕是要在外面过冬过年,几人只能意犹未尽回去,约定明年开春早点出来,先去见见巴根的干娘,再去云贵。
    据说那边的菌子,是应朝最上乘。
    “那,来年便享受享受着最上品菌子是什么味!”
    四人的车驾一路奔袭,卷起地上细微尘土。
    全剧终,感谢阅读。
    换婚后小可怜他有人宠了番外 百越风味
    沈常念一行人回去后足足两年都没能再轻松外出。
    先是春天的时候封母病了,照料到四月中旬,病气这才全消,能自如的生活。
    在五月底的时候,有人对沈常念的那一大片山地的使用进行攻讦。
    还拉扯上了傅监军。
    看出是人家上面的人掰手腕,沈常念在阿蒙郡又买了一大块地,调走一半人手,山林里只种树,
    百两银子的草药羊不养在那里了,山上的珍贵药材连根拔起了,还种树表示以后盖房子做棺材用的,一点收益都不扒拉,得了,没了令人眼红的两大项,对方也哑火了。
    总不能说我棺材都不让你做。
    眨眼是盛夏,不适合外出,到了秋收忙忙碌碌的,又寒风起,这一年算是看到头了。
    次年,封霆弄的那个炉子,出了名,成了一代民生用具的新风潮,名气大到京城去了。
    上面那位脑子一抽,让封霆带着东西去教授工部的人,钱是得了几千两,但这一年有半年住在了京城,来回又花了时间,等回来,又到盛夏不适合出门了,四人约好的游玩,硬生生被耽搁了两年。
    所以第三年春,瞧着不会再出什么变故了,连沈常念都想跑到林子里叫一通。
    出去见识过外面的风景,品尝本地吃不到的珍馐,特别是海产品,这东西是真上头啊。
    能憋的住不出去吗,憋不住,又有点小钱,两人赶紧策马扬鞭去寻阿斯尔他们。
    好在他们这儿倒是一直都没出什么状况,一约就出发。
    四人熟门熟路,直接到川渝。
    那个平和慈祥的大婶,认出巴根后,给人家后背拍了好几下,一口一句小没良心,说好了来年来玩,她那腊肉熏了一遍又一遍。
    结果两年没个信。
    巴根在这个村子里玩(吃)了十几天,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临行前偷着给干娘塞了两张银票。
    这一次来,干娘还是没变的,只是阿斯尔看出这家人有什么矛盾,跟巴根提了一嘴。
    巴根就让沈常念去了解一下。
    其实大矛盾没什么,就是婆媳的关系处不好,当媳妇的心大,惦记上一次巴根离开时留下来的银子,哄着去做了买卖,失败了,亏钱了,把气撒在婆婆身上,觉得婆婆中途没有再搭把手。
    可农家的钱基本是从地里头来的,能去哪里搞钱?
    这一次巴根来,那儿媳心思又动了,一直要撺掇婆婆从巴根身上搞钱,婆婆不肯,儿媳妇一口一个你不帮我我以后也不养你。
    巴根知道后恨不得把干娘带走。
    干娘是不可能离开故土的。
    好在这家是有个孝顺孩子的,巴根用依旧不算流畅的汉话教干娘,要是有钱,自己留着,不要给别人用。
    临行前又偷着塞了两百两,这才算安心的离开。
    他不知道干娘后来知道了钱塞在自己席下,追出去二离地,却追不上一行人的境外好马。
    ……
    因为有了目的地,几人直到云省,才放慢脚步,惦记的菌子先来上。
    鸡枞菌是云省不会躺板板的菌子之一,清洗后撕条,晾干水分,和花椒蒜片干辣椒炸制,加入适量一点点的盐就可以,
    因为鸡枞真的是有一股清甜,太多调味反而会盖过它的香味和本身的甜,
    待冷却装起来,吃面,配米饭,或者其他的都非常好吃,不能炸过火了,火候控制好,既不会太干又可以尝到鸡枞的肉感!
    几人都喜欢配面条吃。
    素白的面条,来上两筷子的炸菌条,是一种有别于肉类带来的满足口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