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

    看到薄衍额头上的纱布,桑眠又松开了薄衍。
    他的目光落到薄衍缠着绷带的手上,刚才帮他擦眼泪的时候打湿了绷带,薄衍右手绷带早就解开了。
    想明白原因,桑眠的愧疚更浓了。
    才刚止住的眼泪又有了蔓延的迹象,乌沉沉的眸子再次湿润,薄衍好笑地掐住桑眠的脸颊,轻轻往外扯了几下。
    “我的手没事。”薄衍说,“你不是听到医生的话了吗,没有骨折,只是皮外伤。”
    “我知道,”桑眠闷闷道,“我只是觉得我太不贴心了,一直都是你照顾我,我还从没有照顾过你。”
    薄衍:“你前几天不是照顾过我吗?”
    想到前几天的事情,桑眠脸颊一下就红了。
    那怎么能算照顾呢?
    他都没能解开裤子上的扣子,帮薄衍换个裤子,到最后还需要薄衍自己动手。
    桑眠肯定,薄衍是在故意臊他!
    他没有生气,弱声弱气道:“我下次不会这样了,我会学习照顾你的,我以后一定能照顾好你的。”
    说到最后,他的语气渐渐有了底气,还举起了手做保证,跟个幼稚的小学生似的。
    薄衍觉得好笑,被桑眠的真诚打动,内心一片柔软。
    他抬起右手,没被绷带包裹的手背看着仍旧触目惊心,他特地将它放在桑眠看不到的角度,与桑眠十指紧扣。
    “等到我真的动不了之后,再让眠眠照顾我吧,在这之前,先由我来照顾你。”
    薄衍也对小丧尸说过类似的话,在小丧尸遗忘他的那段时间,只能在黑夜降临时来到熟睡的小丧尸床前,在小丧尸耳边低声呢喃:“我会照顾你一辈子,不会欺负你,所以,不要害怕我,好不好?”
    桑眠眼里泛酸,握紧了薄衍的手,他跪在床上,低下头,将额头抵在薄衍的心脏处,聆听着薄衍频率较快的心跳声,轻声道:“好。”
    想到什么,桑眠抬起头,他吸了吸鼻子,说道:“哥哥,我没有不等你,我等了你很久,你都没有回来,我睡着之后就来到这里了,你回来之后没有看到我,一定找了我很久吧?”
    薄衍按住桑眠脑袋,将桑眠重新按回进他怀里,他没有回答桑眠的话,而是道:“在这里不好吗。”
    过去的事情无需纠结。
    能在这里重逢,就是最圆满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