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室|我来的意义

    这房间红气逼人,红的令人发指,光亮像来自地狱的手一般紧紧抓住身体里还在跳跃的灵魂。
    颜易文早就发现旁边的人颤的厉害。
    并不是他不绅士,主要颜易文也没办法。
    他自己也抖啊。
    “英文题,我没看出来。”陈静说。
    颜易文脑子一团乱麻,看着墙壁凹凸处这些奇奇怪怪的的形状有些头晕脑胀的。
    他双手握拳,逼着自己冷静。
    舒悦还等着他呢,要是真把时间浪费到这种单线任务,他就真不知道自己来的目的了。
    他头上密密麻麻的开始有汗渍泛出的光亮,但眼神却盯着图案不放。
    陈静站在一旁,注意力渐渐被旁边的人吸引了过去。
    他皱着眉,有时候会舔舔自己的嘴唇,侧脸优越的面部折迭度将轮廓线条展现得充分,这样的一幕就是让人有想要多看几眼的冲动。
    颜易文倒是丝毫没有感受到视线,脑子里的方法推翻一个又重建,最后他伸手比划了一下,终于。
    “镜像。”
    他下意识想和身边人分享,但微微偏头就对上有些炙热的眼神,他又只好移开,“max。”
    陈静回过神来后点点头,拿着锁扭到他说的英文字母。
    门开了之后又是一条阴暗的小道,通道窄得挤不进两个人,黑暗挡住视线,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出现什么。
    颜易文作为一个一米八几的男人,这时候只有冲锋陷阵走前面。
    陈静跟在他身后,在诡异的声音开始游荡时,她的手颤颤巍巍拉上了颜易文的衣袖。
    颜易文发觉后有些不习惯,把手撤了回来,“走快点吧。”
    陈静只好低了头一言不发的攥紧自己的衣摆跟在他身后。
    等他们走回到最初的房间之后,方敏已经去做单线任务,屋里就剩下舒悦没单独出去。
    舒悦看他和陈静一道回的,有些好奇,“你俩咋碰一起了?”
    “碰巧遇到了,一个门出来的。”陈静回。
    舒悦没多想什么,点点头,看向颜易文,“怎么样?还行?”
    颜易文叹气,“不太行。”
    陈静笑着替颜易文说话,“他解题挺快的,如果不是他,我还困着呢。”
    “哦……”舒悦尾音拉得很长,“可以啊颜易文同志,天赋极高,下次还来?”
    “没有第二次,”颜易文拉过她的手,让她感受他的状态,“你看看我手心?全是汗啊。”
    不摸不知道,一摸吓一跳。
    他像洗了个手。
    “辛苦了辛苦了。”舒悦捏捏他的手以示安抚。
    没过一会儿,npc终于叫到了舒悦的角色名字。
    之前早就做完任务一个男生色复杂的看着舒悦,“真一个人去?”
    “陪同机会用完了不是?”舒悦放开颜易文的手去整理自己的衣服。
    颜易文听到这话,“你一个人?”
    舒悦尽量让自己神色看起来轻松,“不然呢?”
    “你是想一个人还是因为没陪同次数了?”颜易文问。
    “你说呢?”
    舒悦徘徊在门边,有些腿软,手指放开又攥住。
    颜易文跟到她身边,低声说,“我陪你呗。”
    舒悦看了一眼他,额头上汗都没消完,“算了,你也怕不是?你正好缓缓。”
    “缓好了我,我没问题。”
    “是吗?”
    颜易文低头看她,用只有他俩能听到的声音道,“你一个人去,我来的意义是什么?嗯?”
    舒悦退回去,“那行。”
    她走过去把对讲机拿着,跟工作人员说,“能不能多一次陪同机会?”
    “次数已经用完了哦。”工作人员回。
    “哎呀,”舒悦按着对话键,“通融通融嘛。”
    “不符合规定哦。”工作人员又回。
    “就多一次?就一次!”
    旁边同行的男的看着觉得有趣,对着屋子里的摄像头说,“人家都这样了还不通融?”
    “那有一个条件。”工作人员的声音从对讲机传来。
    颜易文过去拿过对讲机,“出去就好评,五星,一百个字短评那种。”
    对讲机那边也答应得爽快,“那就多给你们一次陪同机会。”
    颜易文放下对讲机看着舒悦,“我陪你。”
    意愿达成一致后,颜易文走在前面牵着舒悦的手,两个人就一起从房间出去了。
    “舒悦是方敏的朋友吗?”陈静问旁边的男生。
    那男的点点头,“室友。”
    “她男朋友也是b大的?”陈静又问。
    男生摇摇头,“跟你一个大学的啊,他俩不挺出名的?前段时间万能墙经常发投稿。”
    “什么投稿?”
    “人家天天拿着花儿去女朋友宿舍楼下等,长得又帅,自然有人注意到了拍下来。”
    “那感情还挺好的。”
    男生笑了一声,“谁知道呢?帅哥美女身边花花草草一大堆,也都是表面上吧。”
    陈静点点头,没再说话。
    而另一边的舒悦和颜易文就没这么悠闲了。
    长长的黑色通道伴随着滴答滴答的水声和风声,诡谲的画面感就算闭上眼都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颜易文揽着她的腰带着她往前走,几乎是互相紧贴着。
    舒悦抓着他的衣服,有些抱怨,“你别不吭声啊。”
    “那干嘛?唱首歌?”
    “也行。”
    “我不太行。”
    舒悦不幽怨的戳了一下他。
    颜易文五指捏了捏她腰间的软肉,“没事,我不是在吗??”
    两人又往前走了一会儿,极度安静的环境突然传来刺啦刺啦的电锯声,繁密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近。
    颜易文回头查看情况。
    一不小心一个正面暴击。
    对方披着嫁衣白着脸。
    ok。
    呼……
    舒爽。
    颜易文克制住了应激反应,把已经被吓得不清的人揽到怀里,拍拍她的头,“没事。”
    舒悦头全然埋在他的胸膛前,声音也抖的不行,“走了吗?”
    “没。”
    颜易文也不敢闭眼,闭眼更痛苦。
    但npc也不打算离开,就在旁边拉着电锯。
    颜易文看半天都要把人看顺眼了,后面他忍不住了,问对面站着的“新娘”,“你这是要看多久?”
    npc又拉了几下,终于转身离开。
    颜易文放开怀里的人,又换成揽她的腰,“没事,继续走。”
    “你刚刚是和npc说话呢?”舒悦问。
    “我要是不说,他还不准备走呢。”
    “那你胆子不是挺大的吗?”
    颜易文在她腰上的手紧了紧,“我在你面前我不能表现得太窝囊你知道吧?”
    说着说着音效又开始变得磅礴,甚至伴有岩体的颤动声。
    周围的环境开始发生变化,颜易文重新把人护到怀里,看她紧闭着双眼,又用手覆上她的眼睛,柔声道,“没事没事没事……”
    颜易文警惕的看着周围,直到音效渐渐放缓,整个房间四面八方都是镜子,折迭的拼在一起铺了整个房间。他们的身影映射在每一面反光镜。
    颜易文见她适应得差不多了才把覆在她双眼的手拿开。
    “快去拿你的东西。”
    舒悦睁开了眼睛,有点震撼。
    现在密室都这么高级吗?
    她走着观察了一下,随即发现有个角落那儿有骷髅头,她的东西就在里面。
    骷髅堆成一堆,又带着红丝带,有些赫人。
    颜易文注意到了她的迟疑,走上去,“我帮你。”
    舒悦赶紧拉住他,“你别啊,我自己来。”
    颜易文脚步顿住,等着她。
    舒悦咬着嘴唇,心里拉扯了几秒,突然就快步往前走,像一个准备牺牲自己的战士,“早死早超生。”
    她走到角落,迅速扒拉开骷髅头,拿着“头”一个一个找,最后把东西从一个“头颅”里拿了出来。
    一气呵成,没有半点停顿。
    舒悦装好东西后,“走,回去。”
    颜易文轻笑了一声,拉着她手,“行。”
    作者写在最后:
    1.感恩阅读,祝你我每天开心,好运常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