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牡丹|技高一筹 iyuzhaiwu.x yz

    颜易文的考试比她晚些,他刚出考场,还没来得及把手机开机就看到了站在人群中稍显扎眼的舒悦。
    她外面套了一件白色针织的长款开衫毛衣,把人衬得白皙温柔,但里面又是杏色抹胸的短上衣,宽松的版式和材质,显得性感随意,脖子上戴了一条银白色的项链。
    颜易文对于自己送的东西还是记得的,比如这条项链。
    她的首饰换来换去,这款倒是第一次拿出来戴。
    舒悦快步走过来,在他面前站立后才把手中的花束递给他,“恭喜你考试顺利!”
    颜易文笑着点头,接过花,“你这是效仿我?”
    舒悦背过手,歪着头笑得盎然,“不行吗?”
    颜易文仔细瞧了瞧手中的花,不常见的颜色,他一时之间竟然有些不确定是什么种类的花,于是他有些好奇的问,“这什么花?”
    “洋牡丹。”舒悦回。
    “还有这个颜色的洋牡丹?”
    “因为我技高一筹,”舒悦有些小得意,“这是我一朵朵拿染色剂染的,卡布诺奇色。”本文将在yuzhaiwu.name连载
    怪不得,这花色看着舒服且内敛。
    颜易文的喜色晕染开来,把人揽到怀里亲了一下她的脸颊,“谢谢宝贝。”
    “你下午准备干嘛?要回家吗?”
    颜易文牵着她去找车,“晚上再回,你呢?”
    “嗯……如果你等会儿没事的话陪我去玩儿密室呗?”
    “你想玩儿?”
    舒悦有些无奈,吞吞吐吐的说,“答应了方敏,玩儿恐怖密室,但我太怕了,我就……叫她给你留了一个位置。”
    颜易文看了她一眼,哼笑了一声,“嗯,先斩后奏?”
    “反正你也没事呀。”舒悦晃了晃他的手臂。
    给舒悦开了门后,颜易文才坐到驾驶位,“我还不是怕,你也知道,我鬼片都怕。”
    “所以啊,锻炼锻炼。”舒悦找理由。
    颜易文启动了车,“我才考完就去上酷刑,这不纯纯自虐吗?你跟她去呗,玩儿完我去接你。”
    “我很怕啊。”
    颜易文踩了油门,手转着方向盘把车从车位开出去,“怕就别去,咱俩换个地方。”
    “可是我之前游戏输了,我没办法,愿赌服输啊。”舒悦可怜巴巴的。
    颜易文自顾自的开了会儿,才问,“没得商量?”
    舒悦点头,“如果你不想你女朋友被迫躲到其他人怀里的话,那就没得商量。”
    颜易文看了一眼侧视镜,“地址。”
    “我发你。”
    “别发了,你直接导吧,微信都没有还发什么?”
    “……”
    到了目的地的商城后,颜易文把车停在车库。
    跟着导航走的时候,颜易文一直查着舒悦她们要玩儿的密室主题。
    真是越看越觉得瘆人。
    什么民国嫁衣,什么错嫁还魂
    颜易文有些糟心,“人为什么还要自己开创一些项目来吓自己?”
    “你不喜欢,总有人喜欢。”舒悦回。
    “但这就会让不喜欢的人出现一些被迫接受的情况。”
    “叫你来陪我玩儿一次就这么不情愿吗?”
    “哎呀,”颜易文揽着她的肩膀,蹭了蹭她,“我真的有点怕啊。”
    “试试,体验一下,以后不行就不来了。”
    都走到门口了,舒悦硬生生把人拽进来。
    方敏眼睛一亮,过去招呼,“你们俩终于来了,人齐了!”
    她转头跟工作人员说,“可以准备了。”
    舒悦拉着颜易文坐到一边,方敏趁着还有时间就大概互相介绍了一下。
    加上舒悦和颜易文,一共有三男四女,都是大学生,同龄人交谈起来也轻松,整个氛围还挺好的。
    只有颜易文都快自闭了,整个人低着头一眼不发,有人问到他什么,他也回得敷衍至极。
    “他是怎么了?”方敏悄悄问舒悦。
    “他怕。”
    “啊?我之前还猜他会是坦克那种类型的。”
    舒悦撇着嘴摇头,“看个鬼片都怕得不行,我和他看个鬼片要看三四个小时。”
    “为什么?”
    “因为他动不动就暂停,动不动就暂停。”
    方敏没忍住笑出声,又看着颜易文的低气压及时止住。
    作者写在最后:
    1.这两天我忙另一件事忙到飞起,但我尽量保持日更
    2.祝大家天天开心,你我都好运